欢迎访问
设为首页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理论研究 > 正文

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新走势

作者:renfang2  来源:  时间:2017/7/25 16:09:00    浏览次数:

主动控制战局地位突出

复杂的国际背景,决定双方都有可能最大限度地控制战争规模和强度。不打大仗不是不能打大仗,而是在大战能力准备基础上有所克制、有所控制,主动实施有限规模的交战,同时预有应对多种复杂困难局面的准备。

战争手段的巨大破坏力所使。战争手段发展至今,多数情况下,双方都具有毁灭对方的能力,都不敢轻易把战争引入全面对抗;都具有快速打击对方要害的“撒手锏”,达成目的不需要旷日持久缠打;网络攻击具有极大的破坏性,一旦实施全面攻击,将对金融、交通、电力等系统造成瘫痪或重大损失,甚至可能因误伤更大的利益群体而产生连带影响,因而都不敢轻易实施大规模网络攻击。

复杂的利益关系所使。当前,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加快,各种利益联系日益广泛。海洋权益相关争端方,虽有对抗,但都有和平发展的愿望和相互倚重借势发展的内在需求,在对抗与对话上,都有一个权衡的底线,这种利益上的联系与依赖,是限制战争规模与强度的重要因素。

胜战之道所使。兵贵专一。即使是迫不得已必须施以战争手段,战争双方也会努力避免陷入多面应敌的困局。否则,将是战略上最大的失败。

适应这一趋势,未来应对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,既要敢打必胜,也要巧控战局、聚优精打。切实服从政治需要,在保持利益底线的前提下,努力将战争规模强度控制在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可承受的范围之内;做实应对复杂局面的准备,做到对强敌弱敌都有招、换个方向也能打,确保在利益攸关区作战时有大战体系和能力的支撑;在出现战事扩大和升级等复杂局面下,能妥善应对、措置裕如。

新型作战力量担当主角

未来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,将发生在世界新军事革命加速推进的时代,将是一场高水平的信息化战争,最大可能是使用精锐力量实施精确作战。

新型作战力量成规模快速发展。目前,新型作战手段已展示出魔道相竞的强劲趋势,快速全球打击力量、深海作战力量、网络空间作战力量、生物作战力量等,已呈现集中、快速发展态势。未来一段时期内,战略预警、信息对抗、太空作战、防空反导、战略投送、远海防卫、无人作战、特种作战等新型作战力量,正成规模形成实战能力,这必然全面改变作战力量的整体结构。特别是无人化战争不仅改变着作战方式,而且将首次改变最基础的作战要素。到本世纪中叶,无人机将具备自主决定作战路线、自主规避障碍、自主编队、自主协同、自主打击能力,最终实现完全自主作战。新型作战力量主导的战争,是未来作战双方必须接受的现实。

战争将强制驱动新型作战力量悉数登场。战争历来都是最先进技术的比拼。战争的重大战略影响,将驱使交战各方使用最先进的技术展开战略争夺,从而使战争加速向信息化高端形态迈进。未来的联合作战,将是在具有很高信息化水平的高端战争背景下的联合作战,信息化武器装备和一体化、智能化信息网络系统将占主导地位。一些建立在使用传统力量之上的作战观念和作战理论,很多已失去实际指导意义。

适应这一趋势,未来作战,无论与强敌对抗,还是与一般对手对抗,都必须把观念转变到新技术新领域对抗上来,必须在高端技术领域拥有有效的制敌手段。须始终把信息作为制胜的主导性资源,把信息系统作为维系作战体系强大功能的基础支撑,始终注重发挥信息化武器装备的决定性作用,围绕新型作战力量运用,全面转变作战观念、创新作战理论,调整力量体系。不打则已,打则以新型作战力量为骨干形成局部优势,聚力对重点对象、要害目标实施决定性精确打击。

战场动态融合成为常态

20世纪,航空力量把战争推向立体化,远程打击力量的运用导致出现大纵深战场。进入21世纪,信息技术、远程投送能力和远距离打击兵器的发展,使作战空间加速向极高、极深拓展,向虚拟空间延伸,使战场出现划时代的新特点。

战场结构更加复杂。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战场,将由传统的内陆和濒海空间向大洋延伸,向天、电、网、心领域拓展,战场区域陆海通衢、多域交织,陆战场空间缩小、地位退降,海空战场空间延展、地位突出,空中战场向海上延伸,网络和太空战场覆盖全域。

围绕焦点空间快速联合。网络化广域多维联合技术日益成熟,使得任一交战空间内的直接对抗,都将快速得到其他空间的融合性响应;在交战的任一热点区域,都能够形成以主要作战行动空间为核心的多维一体能力联合空间。这样的战场,部署虽然分散,但具有很强的效能聚合力。

战场管理地位凸显。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,行动将涉及国际国内多种因素、多个领域,战场物流信息流交织,多维战场交织,前后界线模糊,大量武器系统作战中都将涉及空中战场,电磁波覆盖全领域、全要素,空中战场管制和电子频谱管控贯穿作战全程。要确保作战体系有序运行,必将采取网络化战场管理手段,实施全战场全过程标准化、流程化、精确化管理,以有效控制战场各要素,提高战场联合水平。

适应这一趋势,未来作战必须打牢大范围、多空间的战场基础,确保从近至远都可到达、单域跨域都能制敌,向左向右都能保障;规划好歼敌制敌的主战场,提高基于网络化信息系统的战场快速多维融合能力,善于快速向任一“点战场”聚焦效能,从多维度聚力发力;实施标准化战场管理,把联合管制、区域管制、动态管制、要点管制紧密结合起来,实现不同战场空间顺畅调整部署、火力相互支援、信息全域覆盖、物流全域到达,使作战资源既能保证需要,又能避免自扰内耗,以有序的战场管理保证体系效能最大化释放。

体系联动发力贯穿全程

海上方向信息化局部战争,战争全过程都将是体系联动力的大比拼,从“第一枪”始,就将是依托信息赋能、网络聚能的作战体系,实现体系增能、整体释能,并呈现出前后方一体、军民一体、平战一体等特征。

体系质量成为作战成败的关键因素。现代作战,形不成体系不能打仗,体系不先进、不完善打不了胜仗。体系对抗不仅是要素质量规模的对抗,也是结构质量和要素关联度的对抗,主动与被动、胜战与败战,主要是看谁的作战体系对战场的覆盖率更大、运行更精确、通联率更高、识别能力更强、重组性更强、共享度更高,面对强敌,还要看谁的远战能力更强。

强体系与破体系正成为对抗能力建设的焦点。未来无论是海上方向大规模作战,还是应对武装冲突的小规模联合作战,都将面对敌作战体系的整体威胁,因而都需要建成要素齐全、攻防兼备的作战体系与之对抗,任何一支力量都无法离开体系而特立独行,特别是大型舰艇编队、远程打击力量,都需要在信息系统和航天力量有力支援下方能发挥应有效能。

适应这一趋势,必须切实树立大局观、体系观,聚力强固能够整体联动的大体系,全面统筹各项作战任务、战场布局和力量使用,形成战略方向统一的联合作战体系和作战能力。必须把对抗的基本着眼点和主要着力点,放在扬己体系之长、攻敌体系之短上,发挥自己的特色优势,依靠体系联动聚优制敌。(来源:解放军报 作者:张占军